北京pk拾玩法 > 青春 >

唯有奋斗 不负青春

2018-07-11 09:36

  即将成为母亲,身份也转变为管理人员,里约奥运会自行车冠军宫金杰已离开赛场一年多,但她永远不会忘记2016年里约奥运会参赛的前前后后,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

  “出发里约之前,我去做了个美甲,有里约的会徽和中国心图案,还去接了睫毛。”宫金杰是个爱美的姑娘,但在奥运会之前,她还有如此闲心,心也是够“大”的。“因为,在我眼里,参加奥运会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我要用最美的状态去迎接这个时刻。”宫金杰说。

  著名国学大师王国维曾说过: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简单说来,就是“知、行、得”的实现过程。回顾宫金杰从立下志向,到全身心去奋斗、孜孜不倦去追求,再到奥运会夺金,恰恰就验证了这三层境界。

  在你人生的十几年时间里,你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甚至是每一秒,都在为一项事业竭尽全力地付出。最终,到收获的时刻,无论在奥运会上拿没拿到那枚金牌,你的人生都不会有任何的遗憾。而在你人生当中奋斗过的每一分钟里,都伴随着追逐目标的幸福感。——宫金杰

  奥运会对于宫金杰而言,并非都是如此的淡定从容,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她也曾经历了一场欢喜一场空:与队友郭爽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终点后,她脑子一片空白,不相信就这么夺得了金牌!而仅仅几分钟过后,大屏幕上的成绩显示,她们的金牌“变成”了银牌,裁判认定,她俩在接力区出现了犯规。

  “现在想起来,伦敦奥运会的备战过程,非常辛苦,非常累,每天都在被推着往前走。”宫金杰说,那个周期里,宫金杰没有享受,更多的是前途未卜的惴惴不安,“别说世锦赛没有拿到过金牌,就连世界杯拿到金牌的次数都不算多。”她说。

  但到了奥运会,她们的目标是夺取金牌。“压力山大”的两个人就像一路做着梦骑到了决赛,直到赢了所有对手,宫金杰还有点回不过神儿,“刚拿到的那一刻,轻松了,但有不真实的做梦感:真的就这么拿到了吗?五分钟,仅仅五分钟之后,我们还在场上庆祝的时候,大屏幕显示我们犯规,金牌没有了。”

  夺冠如同做梦一样不真实,失去冠军的痛苦滋味却是实实在在的,宫金杰希望自己真的在梦里,“那种感觉,就好像坐过山车一样。不由自主的,从失去金牌的那一刻开始,我哭了,觉得我们挺冤枉的,也觉得自己白付出了,不愿相信也不愿意接受。”

  一晚上没有睡,宫金杰收到了朋友家人的无数安慰,自己也在不断告诉自己:这就是事实,必须接受它。但受折磨的心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恢复。

  “之前自己的想法很明确,打到伦敦奥运会,之后退役、结婚。”伦敦奥运会之前,宫金杰已经领了结婚证,就等着奥运会后举办婚礼,回归家庭。

  伦敦奥运会、沈阳全运会,宫金杰都找不到名字里的“金”字,未来何去何从?她犹豫不决,直到2014年夏天,在全运会结束后休息了7个多月之后,国家队和省队多次找她谈话时,她还是没有想好。

  “退役不甘心,回归也不坚定……”此时,爱人齐占甲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不要有遗憾,你回去训练吧,家里的事你放心,你离开的时候什么样,回来还是什么样。”父母也说,金牌都拿到了又失去了,太冤枉了,如果你还有实力再去证明自己,那就去吧!

  “现在放弃了,会不会遗憾?”扪心自问,宫金杰找到了答案。于是她回到了老山——位于北京西郊的国家自行车队训练基地。

  再回到国家队,宫金杰仿佛重获新生,整个人焕然一新。“你知道吗?每一天的训练,我都是哼着歌去的。”她笑着说。

  作为场地自行车团体竞速的第一棒,需要强大的爆发力,速度与力量的训练强度可想而知,这些在宫金杰眼里,都只是奋斗过程中必经的阶段,虽然疼痛,虽然疲劳,但她甘之如饴。“训练真的是非常非常累,每天练完都浑身疼,但我却真正感受到了痛并快乐着的感觉,每天训练都能让我发自内心地快乐。”宫金杰的话,没有经历过的人,实在是无法理解。

  刚刚归队恢复的那一段时间尤其难熬,但宫金杰更多的感受是感恩,“很长时间没练,恢复起来很困难,每天训练结束后浑身疼得不能动,需要长时间按摩。队友们都很照顾我,把他们的按摩时间让给我,我觉得特别温暖、特别感动。”

  温暖的集体与和谐的氛围,再加上一心向上的追求,以及家人的强力支持,宫金杰感受到了奋斗的幸福感,“大家的心都在一起,很多人给我力量。每一天的努力过后,我躺在床上,身体上要与疼痛作斗争,但心情却是愉悦的。”

  不过,多年的训练让宫金杰积累了不少旧伤,在大强度的训练后,膝盖和腰在疼痛之外还存更大隐忧。里约奥运会前,宫金杰膝盖伤势加重,外教不得不让她停止训练。

  “我焦虑得不行,马上就到奥运会了,伤病还在加重,无法训练,很怕自己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更担心对不起大家的期待与付出。”里约奥运会前一个月,宫金杰还无法训练,必须静养。

  “烤理疗,天天烤,心里着急,烤的时间有点久,把我膝盖都烤糊了,皮都是焦的……”宫金杰回顾那一段的经历,用了“走火入魔、练到变态”八个字,“过后想想,都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是怎么顶过来的。”

  因为目标在前方,它吸引着宫金杰去努力、去付出,无怨无悔。2014年到2016年,宫金杰一步一个脚印:亚运会、世锦赛、奥运会,书写了辉煌的三年。

  “这三年,其实是我精神上最轻松的三年。身体上?哈哈,教练看着其他队员训练,都是怕他们偷懒,练不够。但看着我,是怕我多练了,怕我累着。”

  成长为奥运冠军,成就一番事业,宫金杰书写了一个普通人通过体育改变人生的辉煌事迹。而通过体育,通过奋斗,宫金杰也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实现了人生华彩。

  与很多运动员的成长经历一样,爆发力强的宫金杰从小在校队练习短跑,13岁进入省少体校。2002年,16岁的她改练自行车,一开始并没有找到合适的项目,尽管爆发力强,她的前30米能赶上男孩子,但后程降速明显,在当时高手如云的中国女子短距离项目中没有什么优势,全国十名开外的成绩让宫金杰看不到希望,第一次退役的计划是在2009年全运会之后。

  没想到,女子团体竞速赛在2008年之后被列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该项目由两名队员共同完成,第一棒只需高速骑行一圈,交接给第二名选手冲刺即可。“大家说我的第二个春天到了。我也觉得自己非常符合第一棒这个角色,这才来到国家队开始了备战。”

  感谢奥运会项目的调整,让她找到了适合自身特点的强项;感谢国家队与省队的极力挽留,让她重返赛场拿到了奥运金牌。宫金杰说,自己是幸福的,在最好的竞技状态里,她拥有了最好的机遇与最好的团队,拥有了能为之奋斗并实现人生荣耀的这方舞台。

  人们记住了这个美丽女孩,当“自行车王国”终于实现金牌零突破之际,宫金杰与钟天使绽放的笑容,“穆桂英”与“花木兰”的巾帼风采,让全中国为之动容。

  “我想用最美的微笑,来面对世界。但真的拿到金牌之后,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下来了,哗哗流,这是中国自行车人的梦想,也是自己的梦想,我们在世界面前证明了自己,中国人是可以站到自行车项目的最高领奖台上的。”

  微笑与泪水,包含了太多的情感。“拿到金牌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那种感觉很复杂,有喜悦,有委屈,有不容易……只有经历了所有的付出,才能体会到幸福的感觉。”

  尽情享受胜利的喜悦吧!宫金杰回味着团队的付出,每个人都在全身心地支持她;宫金杰想起了家人的支持,晚上牵拉、练力量的时候,她都习惯和爱人开着视频,哪怕不说话,互相看一眼,也是一种无声的支持……

  如今,宫金杰已经转型,担任吉林省体育局田径自行车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主管自行车项目,即便身怀六甲,她还是在全国各地的赛场辗转奔波,“自行车项目,我是越来越热爱。回到吉林省分管自行车项目,也是希望能把在国家队当中学到的东西用到现在的工作当中,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带领运动员去了解项目,看到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和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