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拾玩法 > 平常心 >

链石杨光:利用区块链技术重塑票务生态

2018-07-25 13:24

  票务行业区块链,恐怕目前市场有此提法的项目并不多。在圆石财经第2期沙龙和以太坊技术应用大会现场,链石科技CEO杨光,提出了基于以太坊的StoneTicket(STNT)票务解决方案,为区块链应用技术市场提出新的行业思考。

  链石科技是一家以区块链行业落地为己任的高科技公司,名字叫做:(StoneMatrix),含义就是希望能真正的做一件区块链落地事情,能做到掷地有声。

  北京链石科技有限公司CEO。曾在大型电商公司担任研发副总裁,在西门子,Oracle与IBM,华为等跨国公司担任过通信与云平台资深架构师与工程团队管理职务,在云计算,中间件和区块链技术领域均有架构经历,对百人左右的全栈研发工程团队拥有成功领导经验。

  最近朋友圈流行《General Magic》电影,梗概是在没有互联网之前,一群硅谷大咖,对未来的设想最终实现的故事。九十年代的一张iPhone设计图,却和后来的iPhone不谋而合。最终给世人一个提醒是:不光要有好的idea、或者幻想、狂想、梦想、理想,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匹配才能实现。故事从另一个方面告诉我们,做任何事情都立足长远。

  今天,从互联网时代已经发展到区块链时代,时势为我们创造了难逢的机遇。我们就是那些在区块链探索路上的人,我们相信,区块链是一个能改变未来的技术,或许在未来会有人见证这样一个伟大时代的产生。

  任何行业改变都需要长时间付出与努力。让我举例说明现在票务市场的一个真实故事:假如你参加一场场面火爆的大会或者演讲会,在进场前,我们的朋友因为没有提前买票,希望到现场门口碰碰运气。有一个票贩子凑了过来,拿出一张票递过来,我们这时最担心的是买到假票。可是这个票贩子,打开票后,居然显示出一个二维码,票贩子就跟我的朋友说:“你看,我这票是真的,你不信拿手机扫二维码”。朋友用手机扫二维码,一个对话框弹出“这张是真票”。狗血的闹剧在演出会的门口发生。这个事件是我们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验证的事件的其中一个。为了防伪,主办方和票务公司提出了各种防伪办法来杜绝假票问题。但是票面防伪技术成本的提升,客观上是资源的浪费,票的使用价值在活动后就会自动终止。

  除了防伪成本外,未来票可能会跟粉丝经济扯上关系。如何能将这些粉丝经济力量拉动起来,链石发现,“票”是个,的入口。到目前为止,无论纸质票或者电子票,“票”的这方面功能还没有被挖掘或者体现出来。

  围绕票,会有很多故事要讲,但是这都是形成票务行业的一个角色或者一个方面。每个参与活动的人,都会有不同的角色,其关注的点也不尽相同。

  作为主办方或者组织者,关注的是票务的销售情况,以及票房的收入情况。票房的收入涉及到结款周期、票房统计、以及利润分账等很多环节。票务发行中的总代理、区域代理,一级或者多级的关系目前还是票务的组织形态。

  以去年某场演唱会为例,因为其票务工作不利,导致主办方与票务公司一致被顾客投诉。原因是票务的销售与分配没有做好,更多票被黄牛所囤积,导致观众一票难求。

  现实的票务市场因为种种传统做法或者技术手段限制,已经无法适应目前的文化、演出、球赛或者其他行业大会的发展。那么炙手可热的区块链究竟与票务的关系如何?它是“猴子派来救兵吗?”答案在揭晓之前,我们先要做一件事,那就是:

  票务的区块链开发,有三个核心概念:“去,化、去中介化、区块链的原生应用”。

  票务行业有很多不增加价值却在增加成本的部分,如人为的囤票、代理之间的竞争等。他们利用信息不对称来人为的设置成本损耗。区块链有天然的去中介的优势。

  如何去中介化?票务区块链在设计上就考虑到,所有购票渠道都能面对同一个主办方。假设说主办方能够把他们发布的每一个项目都公开到区块链,让所有想卖这张票的人,公开、公平去观察主办方所定义的一个智能合约,从而估算你的票务销售能力,可以知道你卖掉了多少张票,在什么时间内有多少奖金。甚至可以知道什么样的时间内卖不出多少票,你会有多少惩罚。这个过程,智能合约将会利用代码来执行。

  它们的区别是:票本身有生命周期,生命轴系是跟随着场次活动状况,它的生命周期随着这个活动的生命周期而变化,活动结束票的周期随之结束。

  票务的情况往往多变。单独的票可以跨不同的活动吗?很少,例如通票是阶段性周期,但,不会出现拿CBA的票拿去看足球赛。

  有没有一些情况是跨活动的?也是有的。当一个KOL举办两场演讲,比如V神举办了一场演讲,他下周可能会去另外一个地方举办演讲,这两个演讲是有关联的。我们怎么实现跨活动?这就是共识级别问题,如果你不是这个比赛的主办方、销售方、不是粉丝,这个共识和你无关。

  什么样事情是全局性的?主办方如果能够把项目发布到一个全局平台上,让所有的销售方都能够公正、公平的看到它,例如某人根据主办方的智能合约规则申请成为销售方,这个事情是共赢的。用户希望成为多个项目之间KOL那部分被激励的人,这些信息天然可以形成全局共识。当讨论通证设计时怎样考虑局部共识和全局共识?怎样设计一个通证带着粉丝信息、项目信息,同时又不让每张票的销售流程受到太多侵扰,这就是分层次共识所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需要进行两极设计,多数区块链希望被认知,都公开了底层信息。链石则希望,作为一个区块链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信息的公开。

  举例说明:某主办方有一大堆票,每一个票值5个通证,相关的附加共识信息同步发布。如某代理或者个人同意共识后,决定成为票的销售方,就会得到相关的票。用户每买一张票,会被智能合约所推进,主办方就会在结算时收到相关的通证。一个用了流转的通证,一个是购票加粉丝属性的通证,这带来了双重共识。

  从本地小规模的共识角度,它有另外的要求,就是有高吞吐量,我们不太可能把电商抢票行为放到公链上去。可能未来以太坊会解决这个高吞吐量问题,但在秒杀、抢票时,基于全局的共识,它形成的时间,到目前为止还无法实现。

  链石希望通过侧链的方式实现两层共识。侧链在需要的时候展开,在结算的时候收回。侧链生命周期在项目的生命周期里,侧链可以得到很高的保护,侧链上票的流转不需要形成全局共识,但侧链要有限制,需要证明是粉丝或售票者时才能使用。从票务销售角度来看,参与的粉丝越多,区块链将越大。

  第一,不是把所有数据无脑的放在区块链上。第二,要基于理解,发挥价值,择机选用。这会导致某些业务逻辑要重构,这个重构在于是否可以获得区块链重大价值,而不是只把,化的数据变成去,化的。

  在做行业相关事情时,不同的行业带来不同的区块链相关需求,目前基于事件的电商行业,对策略提出需求,对共识机制也提出需求。相信其他的行业也会扩展提出各种各样的需求,这是推动区块链行业成长的动力。

  “在实现新的票务产业生态愿景时,我们愿意与IT供应链和行业共同发展,我们负责减少区块链给上层开发人员带来的问题,去屏蔽他们不需要关注的内容,在下层构建每个行业系统。”杨光说。